1:坚定地成为自己,同时关心他人的命运。学会爱这个世界,但随时准备好与之抗争。 --蒋方舟 《在黑夜里健步如飞》

2:“也许天长地久可以做如是解:你一生中只有那么一刻,你全心投入去爱过一个人,那一刻就是永恒。你一生中如果有那么一段路,有一个人与你互相扶持,共御风雨,那么,那一段也就胜过终生了。”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3:对于“矫情”,毛姆在《 面纱》中是这样解释的:“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呼呼往灵魂里灌着寒风,我们急切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满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你填不了。 --蒋方舟

4:世界并非是不完美的,或是正处在一条缓慢通向完美的路上;不,它在每一个瞬间都是完美的,一切罪恶本身就已经蕴含着宽恕,所有的小孩本身已经蕴含着老人,所有婴儿都蕴含着死亡,所有濒死者都蕴含着永恒的生命……学会爱这个世界,不再拿它与某个我所希望的、臆想的世界相比,与一种我凭空臆造的完美相比,而是听其自然,爱它,乐意从属于它。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5:社会看起来是仇富的,但仇富的本质是仇穷,权利和钱仍是仅有的被认可的追逐目标。身为屌丝,向往的仍然是逆袭的故事。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蒋方舟经典语录摘抄

6:青春这个大园子,有点美丽,有点诱惑,有点危险,就是没有用。但若全拔了无用的劳什子,改种饱腹的卷心菜,伊甸园变成菜园子,未免也太可惜了。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7:记录本身,即已是反抗。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8:一个彻底诚实的人,如同黑夜中也健步如飞的人,内心只有一种声音。他人的劝诫、世俗的虚荣、生活的诱惑、权力的胁迫,这些一切都无法入耳入心。当一个人有所追寻时,他只会看到他所追寻的东西。 --蒋方舟 《黑暗中也健步如飞的人》

9:“异性恋要找的是一个异己,一个异体,一个other;同性恋呢,往往找寻的是自体、自己,在别人身上找到自己,这是同、异性恋的基本不同。”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10:沧桑,唯有经历,才是沧桑。人间正道,非得亲自尝遍各种滋味,才有资格对其发表演讲。只有经过日日夜夜囿于自习室的煎熬,你才能真正明白什么是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明;只有经历过把毕生所学用在实处却不堪一击的脆弱,你才能真正懂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只有接受过岁月风沙的洗礼和生活琐碎的折磨,你才能真正萌生把握命运独立生活的信心。没有经历就不会懂得,不会懂得就不能如实评价。或许在看遍别人的沧桑以后,不曾亲身经历的事物也可以让人感同身受,但真正面对它的时候,曾经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想法,与你体会到的,绝对不会完全相同。那些细枝末节的差异,或许才是人生的真谛所在。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11:黄金年代永远在身后。无人能够改变的是,时代的火车往前开--拉着那些愿意的,拖着那些不愿意的。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12:做一个自由的人,心不为形役,形也不为心役,坐拥一整块无人的疆域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13:年轻人最基本的就是:不怕穷,对财产也没有恭敬之心。他们发现(当然是不同程度的觉悟)如果要把未来掌握在自己手里,就得有系统地挑战社会体系和财富体系。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14:日本著名的民艺理论家柳宗悦谈论器物时说:“每天使用的器具,不允许华丽、繁琐、病态,而必须结实耐用。忍耐、健全、实诚的德性才是‘器物之心’。”朴素的器物因为被使用而变得更美,人们因为爱其美而更愿意使用,人和物因此有了主仆一样的默契和亲密的关系。 蒋方舟 --蒋方舟

15:有句我很不喜欢的俗话,叫做“是骡子是马,拖出来溜溜”,有些家长超级喜欢遛孩子,让完全不相干的闲人决定,哪个是骡子,哪个是马。 --蒋方舟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