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了,衣襟上的花色增多。街道上迎面遇见的女子,裙衫戴花。花色一片,是夏色正浓。旧年里的女人,多会在鬓角处,发髻旁,衣襟上,佩戴一些自己钟爱的饰品。

煮一壶殷红的茶汤,我与光阴静守。净手,静心。把夏日时光,缝制成一朵花,一杯茶,一粒粒小字。流年是一袭衣襟,我慢慢地为它缝花,时光机里有黑白与彩色。

保持安静的姿态,与岁月长居。愈加喜欢起时日的流动,能于宁静之时,看见远方的古镇上,货郎的扁担,以及一些琳琅满目的小吃,还有转角处细小的爱情。

有着浪漫气质的夏日,宜思念。时而翻动着一些旧时光里的胶片,人影绰绰,底色厚重。我寻觅着熟悉的身影,靠近再拉远。记忆是一根永远剪不断的丝线,它贯穿着我们的一生。

用中性笔在所读的书本页面上画上一句句自己喜欢的句子,墨迹已干,相逢亦是多年。夏日读书,亦是在日月上缝花。一字一句地入了心去,一笔一划地反刍,然后倾吐。

经典散文:衣襟缝花

可以做的事情实在太多,在忙碌与安静中交替着。无论脚步多么匆忙,我都会留一些时间,静下来宠爱自己。慢慢地,衣襟缝花,煮茶熬粥,亦或是素手盘珠。

时光慢一点,爱才久一点。是怕时光过于匆匆,所以强迫自己慢一点。愈是时光老去,愈是爱它的沧桑与厚朴。曾经历经过的一趟冰与火的淬炼,后来成了故事中最富有深意的一段。

至此,才活得稍微明白。不再虚浮于生活的表象,而是脚踏实地去爱。爱上生活的本身,它的残缺与破落,它的华美与优雅。

再看人间之情,就多了几分浓郁。与新鲜的人和事物相逢,不再躲避,而是拥抱。生命的丝线,是用来为时间的衣襟缝花。

任凭着思绪游走在虚实之间,最后的落脚地还是一日三餐,半间房舍。便会在夏日最迷人的黄昏时刻,为父亲做一顿可口的饭菜,给孩子发一个温情的信息,然后陪老人看夕阳落在脚边的植物上。

“我们不说话,站着就十分美好。”诗人的内心早就了悟,无需表白的爱,才是真实的。父母对子女,从来是无私地付出,不言说。情人之间的彼此心疼,是心灵感应。所有需要解释的情感,都是生分。

我用爱为时间缝花,把自己置身于生活最深的地方,去触摸生命最深刻的刻痕。一招一式,扎扎实实,从不花拳绣腿。终究是过了那般虚浮的年纪,沉稳的现在,真实地让人咀嚼出生活的味道,是淳香的。

“贤人惜日,圣人惜时。”生命一分一秒地流逝,我们做了些什么。我时常责问自己的内心,寻找着关于时间的答案。

明知道到最后都是失去与放手,还有什么可担忧的呢?倒不如过好此时,珍惜眼前人。不再求,反而活得舒坦与通透。

夏日来时,时日妖娆了许多。街上的花裙,呈现出明亮的花色。心中的事物,也被夏日照亮,一切都在向好而生。偶尔,会哼上几句小调。

我在夏日里,与你相遇,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就像是你读着我的文字,我写着自己的心事,我们彼此不言语。

夏日来时,我在时间的衣襟上缝花。用笔墨,用爱心,用一腔柔情,用一颗善心。当我开始爱自己,也就从此爱上了整个世界。

我用爱,为时间缝花。我用微笑拥抱每一次相逢,只因我的生命中,有你来过,就是缘深,值得厚爱。与老人孩子,与顾客读者,与亲朋好友,与陌生人。

一直善良,一直美好,一直去爱。时间的衣襟上,朵朵花开。立夏了,让爱久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