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妻子恋爱时,正是春夏季节。每次回乡村,我都会在路边、在小河畔、在农家院墙里,看到一种颜色多样的花。这花,有粉红的、乳白的、鹅黄的、金黄的、大红的,五颜六色,争奇斗艳。漫步在那条古老的小道,总有道不尽的感慨。那时候,我还叫不出那些花的名号,有几分依恋,却没有胆量多问,生怕折煞了花的高贵。妻子和我有同样的身世,没有见过多大世面,但对花是有品鉴的。她悄悄告诉我,那是蔷薇。还说,蔷薇算不上佳花名卉,但是在她心里却独有地位,直到二十多年后,我才读懂了她这句话的分量。

在妻子眼里,蔷薇花蕴含着爱情的意义。红蔷薇代表热恋;粉红的蔷薇散发着一种浪漫的气息,意味着要与你过一辈子;白色的蔷薇表示纯洁的爱情。蔷薇花既然有如此的生活激情,无论如何也得种植几棵。转念想,我还居无定所,哪里有它成长的环境呢。不止一次和妻子许诺,要学会克服生活的焦虑和沮丧,得先学会做自己的主人。

一院蔷薇满庭芳

转业时,恰逢赶上单位要搬到新的办公楼,负责建大楼的和我一样是军转干部,在部队就是搞基建的,对院子的绿化颇有研究。大院里种植了几十个品种的花木,春有樱花烂漫,夏有绿树成荫,秋有丹桂飘香,冬有腊梅迎春,两座大楼似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如梦如幻。到了春天,沉睡了一冬的蔷薇苏醒了过来,那些冒出来的毛茸茸的小芽,如襁褓中的婴儿,打了一个个呵欠,四处张望着,舒展着筋骨。用不了几天,细细长长的枝条上泛出一层新绿,柔软的枝条垂下来,像一头浓密的头发。几场春雨过后,蔷薇花开出了粉的、红的、白的……许多充满了生机的小花,五彩缤纷,一朵有一朵的姿势,各不相同,有的亭亭玉立,有的垂头沉思,有的挺胸昂头,多姿多彩,形态各异。大人们带着孩子,年轻人带着老人,过往的行人迟迟吾行。蔷薇既然是爱情的象征,当然也成为恋人的打卡地,有的还拍起了结婚纪念照,蔷薇墙发生出一种力量,仿佛奏着和谐的曲子。

蔷薇盛开,思绪似乎也被拉长,犹如信马由缰似的浮想联翩,亦如潮水涌动一波又一波。闭上双眼,思绪沿着想念的路线一步一步回撤,渴求找回十七年的足迹。

那年,我刚刚到地方安置,和新进大学生写在了同一张命令上,年龄和原职务显得很尴尬。从事的环保工作正经受着“夹板气”,就连办公大楼门口连块门牌都不敢挂,生怕引来上访是非,那种憋屈劲儿无以言表。常常想起部队首长那句话:“谁让你转业的?”妻子并不懂这些道道,我也没有勇气和她说道,毕竟转业是自己的选择,怨不得他人。人生就像一口大锅,当你走到锅底时,无论从哪个方向走,都是向上的。步履再艰难只要脚步移动就挡不住黎明的曙光,工作再难也许就是新的转折点。生态环保工作从幕后走向台前,发展理念的转变,让社会逐步进入了灵魂拷问的时代,上演着一场又一场的思想较量,绿色环保成为民生福祉的主基调,谁都不能阻止。我赶上了社会发展的好时代,好像有一种牵引力在将我引向很多年前奋斗的状态,用笔改变自己,用心影响周边,用激情锁住了自己的思维。见证了那堵院墙不再是阻挡外界的屏障,蔷薇花成了与外界沟通的纽带,更令人欣慰的是,一份份“蔷薇花信”飞进了千家万户,传递着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

妻子是单位的常客,蔷薇盛开的季节,她都会专注朵朵盛开的花瓣。她不会去羡慕牡丹的富贵,也不会去嫉妒玫瑰的娇艳,她喜欢蔷薇的品质,不会去对着阳光露出一世的灿烂,但却独自展示着自己,从不计较得失,也不计荣辱遗憾,悠然自得,演绎一生。她不止一次赞叹我,骨子里有种蔷薇刺的味道。我摇了摇头,固然我有某些优点,而我最突出的优点,就是对事业的执着。

人生重要的不是你所站的位置,而是你前行的方向。走对路的理由只有一个,走错路的原因却很多。生活在日趋繁华的城区,时间久了,担心自己会迷失努力的方向,片刻间萌生搬家的念想,离开这片早已熟悉了的环境。妻子哭了,哭了半年之久。她从农村来,好不容易成为闹市的主人,谁曾想又要回到被人称之为农村的地方,只不过比她家乡多了一座山——老山。

老山的森林覆盖率在南京算得上“绿肺”,其茂密的植被大多是原始的,历史上许多文人墨客都醉在老山的壮丽景色中,也留下不少的名句。这些年,借着美丽乡村建设的东风,也增加了不少人工种植的花草,现代元素和古老的色调搭配,在朝霞中交相辉映,吸引着南来北往的人们休闲漫步,能居住在老山脚下,常年呼吸负氧离子,奢侈得让旧邻垂涎欲滴。

老山东麓有个小型水库叫象山水库,人们习惯性地称它象山湖。据说,早些年还有不少的土著居民生活在这里,被划为生态红线保护区后,没有了人居住生活的痕迹。山水林田湖草显得那么的自然,风是凉爽的,山是墨绿的,湖的三面环山,水中倒影山峦叠嶂,犹如一幅山水画。沿湖环行的四公里栈道,时而隐秘在丛林之中,时而柳暗花明临湖而行,行走在通往湖中的栈道,就能看到群鱼游弋,也能依树聆听鸟鸣声声,抬头看看灌木丛林,忽然发现几株野生蔷薇,开出的花朵如同献媚的姑娘向你召唤。原生态的自然风景拥着碧波荡漾的湖水,随处可见悠然自得的白鹭,就像是是天外来客,或栖息于枝头、或翱翔于其上、或漫步于林间、或弄影于水畔、或引吭而高歌,仿佛来到一个充满灵气的白鹭仙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自己恍若置身世外桃源。我很喜欢节假日走湖,站在空旷的湖边,闭着眼睛,深深吸上一口新鲜的空气,才发现空气都带着草木的清香,再次领悟到生态环保的阳光雨露,我的路没有走错。

妻子开始喜欢上了这块热土,大概也与我的工作性质有关,她把自己很多的时间用在了打理庭院上。院子的土原本都是建筑垃圾,妻子饭前饭后都会蹲在地里捡垃圾,甚至连一粒小的石子都不放过。妻子平时很节俭,舍不得给自己多买件衣裳,但对院子的投入不吝啬,买熟土,买有机肥,就连快递小哥都熟悉了她的喜好。妻子在院子的周边种满了蔷薇,蔷薇不是一种会爬墙的植物,要它爬墙还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人工辅助才行。等到蔷薇枝条生长到足够的长度后,妻子在院墙上订上一排一排的环扣,将枝条通过环扣牵引到墙壁,枝条顺着她设计的路线盘藤,远远看去就像是爬墙一样,又如一幅长廊画卷。

妻子是从小区护花工人讨来的打理技术,想要蔷薇花爬墙,枝条一定要够长,在主枝的长度还没达到爬墙的地步时,她就将侧枝剪掉,说是能节约养分,枝条生长速度快,不到三年的功夫,根根枝条果然把铁艺栅栏围拢得水泄不通,妻子的这份灵感来自厅大院,她想给我打造家里家外一样的氛围。

妻子知道我是干不了多少农活的,动手能力又差,她对我的寄托没有别的,只要我工作上有丁点成绩,她干起活来就有劲。妻子也年过半百,久蹲久站损失的是膝关节,手也染上了网球肘的毛病,她累得骨头都散架了,脚底像火烧一样,仍然不会停歇下来,常常像一摊泥一样坐在青草地上,有时双手无力地扶着墙边,两腿发软,看着随时要倒下的样子。

忙碌的时光虽然匆匆,但不虚度。无论今后的日子怎样,妻子仍会选择这样忙碌的方式生活,就如同现在。她在忙碌的工作中享受着生活,感悟着生活。人的充实是可以用时间来填充的,忙碌之时总感慨时光飞逝,那是思绪投身繁忙所获取的快慰,更是心怀在平和与烦躁的取舍。她的生活就这样因忙碌而精彩起来,而生命因忙碌而存在着。虽然偶尔也会觉得有点累,但吃着自己种植的绿色素菜,欣赏着亲手培育的花卉,更多的时候是感觉到自己身在忙碌中品味到的快乐。她在忙碌中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在忙碌中有所收获,越发明白幸福真的是奋斗出来的。

春天的脚步刚刚到来,庭院已经蔓延出生机,就连那颗冻僵的橘子树也吐出了新芽,桂花树的嫩叶从树枝中探出了脑袋,似乎在迎接新的一年的到来。枫树叶渐渐变大变绿了,手掌心般大小的叶子大部分呈五角状,还有一些三个角的,四个角的,甚至还有六个角的,漫漫地竖成了艳丽的红伞,婉如最艳丽的女神。但最让人陶醉的还是蔷薇,一棵棵蔷薇在露水的滋润下,沐浴着阳光,蔓延生长,爬满墙壁。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那渺茫的歌声似的,抚慰我日渐浮躁的心灵。

一场春雨过后,洗刷了严寒,天气渐暖,今年的蔷薇更是发了疯似地猛长,那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被风一吹好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卖弄着曼妙的身姿,从墙头密密匝匝垂下,不见始端,也不见其主根,春风拂过,一簇簇拥挤的花骨朵仿佛在低吟,在浅唱,在欢笑,似乎每一分钟,都在加持着它的芬芳。突然有天清晨,爬在屋檐下的几朵蔷薇开了花,淡淡的粉色,一簇一簇地依偎在一起,与屋檐下的四个大红灯笼交相辉映,四周洋溢着粉色的花香,把一条细长的廊道装扮得像是一个美丽的宫殿。我略有激动地叫醒了熟睡的妻子,她打开窗户,闻到了温馨而又浪漫的味道,转身回到寝室,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阳光裹挟着淡淡的花香涌进了房间,妻子的身影模糊在那晨光中,我沉醉了。

一周后阳光明媚的清晨,一朵朵粉红色的蔷薇便开始挨挨挤挤、争先恐后地爬出来,密匝匝的花朵铺满了整个院墙,向世界袒露自己的真诚。在层层叠叠的花瓣间有嗡嗡的蜜蜂钻进钻出,蝴蝶悠闲地飞来飞去,像是一幅淡淡的水粉画,阳光而又温暖。蔷薇花花期很短,但是她绽放的美丽,足以打动每一个爱美的人。我小心翼翼地掐下一点嫩嫩的藤儿,咬一口,那么香、那么脆,顿时,一股顽强的生命劲儿涌进心田。

蔷薇盛开勾起了左邻右舍的心魄,赏花的,闲聊的,庭院不时跳动着和谐的音符,一个退休的老师倒是很会比喻,蔷薇花满身都长着针刺,如同铠甲捍卫着自己的尊严,彰显着自己的人格,使觊觎者对它望尘莫及、望而生畏。她说,妻子有着蔷薇花的品质,虽带刺却能给人以美的享受。宋代李廷忠有“人到无求品自高”的名言,她的坚韧与执着,从容与淡定,善良与忠厚,每时每刻都默默地绽放自己的美丽,是她给了我视野的盛宴,惠于我满心的感受。

站在庭院的中央,我抬头望着满围墙的蔷薇,发现最美的是蔷薇低头的娇羞,透过阳光的缝隙,看见盈盈的笑脸,层层叠叠,带我回到记忆深处,一簇簇,一团团,娇艳欲滴,寂静美好。我被花枝招展的蔷薇带来的无比美妙所牵引,深深地进入痴迷状态,怕打扰了自己的心情,我打开了手机,记录下这份美好,传递给远方的母亲,与她分享满院的春色秀丽,和我一起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