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烧了一遍又一遍,晾凉一壶又开一壶,我的耳朵一直在楼道,就专心听着他进门的声音。

在恰到好的时间泡了茶,是洗过的,二泡的汤汁愈发的勾人,香气也一直在屋里跑来跑去。我热情地端给他时,他喉结一动,茶水跳过舌尖就直通肠胃了,没给唇齿留一点香气。显然我的精心准备又是浪费。

我天马行空的浪漫在先生眼里都是多余的。他没明白我递上去的不是解渴的水,是我眼巴巴的期盼,期盼着他能表扬我一句,期盼着他能来吻我一下。

而此刻他早已走开,我还端着那个空杯杵在那里出不来。

优美散文:你的心尖路不平

最近,我越是靠近他越是紧张,不知道说什么话好,只能一味的唯唯诺诺。我想用我的方式好好爱他,想让我们的日子细碎里都是用心,他也一样在拼了力气地对我好,恨不得把我放在心尖上,可是两条轨道一不小心就又要起火,他的每一次心跳加速都让我在尖尖上站不牢。

磨合是爱情走向婚姻的第一关,此刻我感觉有一点疲惫。我和先生说我们俩都是有病之人,孤独成瘾的人总是不习惯迁就人,就算是爱到了骨子里,可是两个人的生活明显不如一个人时自由,他也说这病得治,不能不舒服了就拔腿跑。

跑到没跑,可是蹦起火星的时候,我一点都没觉得他在让着我,相反秋后算账的话倒是不少,如果不是晚上搂得我够牢,他和我一个文青吵架,哪有招架之力。

好累呀!心尖上的路一点不平坦,他一边拿话噎死我,一边又不停地给我碗里夹着菜,我已经很生气了,他自己还完全不自知。

不想吵架那就只能改变一下彼此的性格了,我原以为改变自己很容易,狠心一点就好了,改变他会难一点,没想到的是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养成的臭脾气已经和五官融为一体了,面对陌生人时我无法笑得坦然,只是脸部肌肉做了个笑的抽搐动作。先生一个劲的交代这些人都是他最要好的朋友,让我别给他失了面子,我不知道该和人家说些什么,像个插班的小学生一样,只能把尴尬的头一次次塞进手机里。开头的“你好”和结尾的“再见”是我仅有不失大气的沟通,除此以外我就逗了逗孩子和猫狗。

我不排斥去和先生的新朋友融为一体,但是我不敢保证我这个臭脾气大家喜欢,先生一点都不理解我的逃避是来自于不自信,他觉得我清高吧,或许他觉得我还有一点小看人,总之他的不满意已经挂在了脸上,不给我一点解释的机会。

我的圈子他压根不喜欢,我也没有打算带他进去,舒服是人活着最简单的幸福,给对方创造舒服是两个人结合的初心,有一天他喜欢了我会带他来,如果他一直不喜欢我自然也不会勉强。我希望他能明白这个道理,可是此刻我还不敢说。

先生之所以把那杯茶水一饮而尽是因为他工作一天累了,而我能有时间细细冲泡一壶茶,是因为有他在前面给我提供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我过得每一分钟精致的生活,或多或少他的朋友们都帮了忙。没有社交哪来的业务,道理我都懂,但我也不认为写这些文字是我的无病呻吟,我确实是感觉到憋屈了。

未来路还长,心尖之上路不平,我需要在这个人的心尖上修出一条阳光大道来,能站,能跑,能跳,还得够窄,只能容得下我。

修他之时还得修自己,容颜依旧不能马虎,着装还得精神,工作挣钱不多不能停,学习没有多大用处还得继续瞎耽误功夫,毕竟自己是靠着这些住在他心里的。天际的天鹅和落窝的草鸡都有翅膀,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一个心在家里,一个心在天上。我还想是只白天鹅,落窝草鸡拴不住有上进心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