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用很多很美的的词句来表达先生对我的爱意,结果发现只有“老婆,我想你了”这一句最具可聊性。

我很少跟人们提起我的先生,这大概与他欠我一场婚礼有关,更或者是日子太过平淡不值得拿出来说。先生一直都希望能收到我的情书,他想让他的想念得到回想,他也想在人前骄傲自己的老婆文笔真如他吹的那般好。我很感谢老天爷,让我此刻有时间也有精力去写这个爱着我的男人。我的语言不尽完美但句句肺腑,希望我的先生收藏笑纳。

老婆,我想你了

先生的想念,大多是在喝醉的时候说,而大多时候的喝醉是因为又遇上了事。他不愿意说他的心思,事实是他说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一句“想你”就是我们彼此之间的默契。这段时间我尽可能的温柔,让他尽可能的冷静。

我这个女人总是很聪明,聪明的有一点乏味,聪明的有一点孤独,我又不是毒品,怎么会短短几个小时不说话就让他思念。先生不是想我了,她只是想起我了。每个他无助的瞬间,总是希望我能给他带来一些安全感,春风得意时也或许会想起我,但大概不如此刻更深切。 同样需要谢谢老天爷,为我能是那个给他提高安全感的人而骄傲。

婚姻其实是件很打脸的事,说白头到老的时候是真心的,希望对方死掉的时候也是真心的,越年长越明白,日子多一分的担待,多一份的以柔克刚总是比那句“你到底爱不爱我”更安全一些。心眼还是要操得,只是不能把这张嘴在当成机关枪了,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也得从嘴绕回到脑子里,想一想折下来在说,胜败不在着急上,有理不在声高上。

不管跟谁在一起不都是图了个他对我好,只是这种好啊以前是索要,现在是经营,对方也一样,谁娶老婆也不是来报仇的,多问问初心或许更容易把日子过下去一些。好看的皮囊天天得练,有趣的灵魂煞费苦心,婚姻何尝又不是一门艺术。

先生是个心细之人,他的很多举动着实让我很感动,有他在身边的时候,我连手机的电都是不充的,他会时刻摸索到我的手机看有多少电量。替我安排好生活已经是他的习惯,我像个巨婴一样被她照顾着,自己有时候都感觉难为情。

我习惯侧着身子背对着先生睡觉,他怕我着凉,一夜要给我揶上好几回被子,往往一觉醒来,我这边的被子早就拖到了地上,而他只是拽着一个小角勉强盖着肚子,实在是没有被子了他就坐起来端详我睡觉,先生说看我睡觉也是一种幸福,听我打呼他会说“看把我家宝累成啥样了”。先生每天出门前都要把家里的鞋子摆放整齐,他说怕我绊倒,看我把鞋扔得东倒西歪他也不吱声,只是说我开心比什么都强,当然我也喜欢听到他的表扬,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惴惴不安的等他回来夸赞,心里也是极高兴的。

我穿着先生给我买的衣服出现在了他常去购物的那家商场,一位导购女孩斩钉截铁的说我有一位非常爱我的先生,问起原因才知道我身上的行头多是出自那个女孩的眼光。从一众女孩羡慕的眼神里我感受着先生的想我,或许那天他正好就站在我此刻的位置,审视着众多的华华丽丽哪件适合她的老婆,或许他的脸上还露着笑容。

收到花,收到首饰,收到衣服这并不值得炫耀,值得炫耀的是能接连不断地收到希望。我曾经让一位追我的男生帮我去买一支口红,他买了,是一只无色无味的润唇膏。价位我不做评价,评价的是那只润唇膏买的那么认真又那么随便,我能想象到他肯定是碍于面子说自己用,于是那是一只无色无味的润唇棒,我也能理解导购的无奈,于是帮他选了一只比较贵的随便。我在他心里的位置,不如他高贵的面子,无色无味的润唇棒涂不亮我们单调的日子。

有人肯定会说他是个实诚的男人,他或许是个实诚人,但男人的不用心更多时候是因为在他心里你不配,转账是一个男人作为丈夫的底线,不需要歌功颂德。《十二道锋味》那档综艺你还记得吧,张柏芝说谢霆锋不会做饭。

男人不管是出入生意场,还是风月场,疼爱老婆的人总是人缘和事业都特别好,酒意微醺时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不管她是柔声细语的关心,还是河东狮吼的追问,一句“我想你了”总能让女人更死心塌地的刷锅洗碗。

如果你的先生也说:“老婆,我想你了”,记得回复他:“早点回去,我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