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朝过后,草木葳蕤。每次登高,我都慈悲为怀。

从风霜到露华,帝王远遁,庙堂惊醒尘埃。

我强作镇静,听闻故乡那些临水而建的,依然是古朴雅致的风韵。

而月色如桂,唯有大唐,用诗句网住了岁月。

在我眼中那朵柔弱的烛光,击碎了我原本设计好的沉默。

从以往的虚构中,我依然是从火中取出炽热的蓝,然后开始寻找早已消失的秘密。

我和杜甫与李白,都将返回,一起感知渺小和未来

一切看起来顺理成章,但有些事,早已随风而去。最初的梦想和惊涛骇浪在史书中喷涌,硕大无朋的翅膀下,徐徐展开我曾经隐秘的锋芒。

我的祖先也曾经遇到过李白,与千万只蝴蝶一起云想衣裳花想容,一起抵达江南玲珑的烟雨。

最初的欢喜和敌意,在某个季节冉冉升起。我和一杯酒一起放下泛黄的诗篇,彻夜挣扎、无助和绝望。

岁月终将承载我痛苦的禅定,天空飘落雨滴时,提前占领江湖的,还是那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于是我只想寂寞,只想缠绵你的孤独。而你惟有饮者留其名。

我的诗意终将会在酒后抵达晚唐,抵达你的星空,我会和你浸染缠绵悱恻的内心。

踏着星光远行,积雪安详,各自的神都需要一场冷意,在冬日缓缓坠落,冷与爱其实一样珍贵。

认真想起来,曾经别离的转经轮从未停止或者丢弃。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暮色苍茫,这么多年,天地一直慈悲、安宁、简洁,如同逝去的爱,温润湿滑。

那天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天道有序,我的缅怀与惆怅,路途迢迢。

没有谁能拯救我,缄默的隐喻只留下西岭、黄鹂、白鹭与草堂,而我和杜甫在亦真亦幻间萦绕,在神的眼光里凋零。

落满霜雪的浣花草堂,在风中凌乱,慢慢枯黄,曾经淡绿的忧伤,已经逐步参透内心深处的虚空与圆满。

有些遇见,和你有缘。譬如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所以我没有任何理由,逃离你的寂寞。

你一定能够感觉到,在我的迷惑中,依然有颠倒的沉沦。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我往往束手无策。面对生命中最温柔的部分,我和杜甫与李白,都将返回,一起感知渺小和未来。

李杜文章在,光芒万里长。我朗读的每一天总是很安静,一直从孤独开始。

你们会看见我用文字堆砌起爱的宫殿,没有别人,我一个人在那里演绎相爱或者别离。

我能从中看到人生、世界和自己。时间有序,像初心的梁祝,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