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有众神降临。

有大片的语言,正从石头孤寂的身体里复苏。

我把酒杯举过头顶,拭去灰尘,一点一点被埋葬在纯白的凛冽和永恒。

我动人的姿态和前世的泪水如此安详。

我将在大地中央,与另一个自己相会。

今夜,有众神降临

我的眼睛里有清亮的光,我光洁的额头上有,我用心研磨的指甲上也有。

我要带着这点光,走在通往深重黑暗的路上。

我确信我来自于另一个地方,还没有找到回去的路。

我是一条站立的河流。

我的内心比整个冬天还要清凉,还要荡起波澜。

寒冷的风和灵魂每一天都在我的身体上降临。
 

今夜,我需要激情,需要唤醒,需要以舞蹈的方式穿越梦幻和信念。

我想无限的深入内心,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今夜的时光。

或许,一次倾诉不能使我安宁。

或许,一生的起落和逃离,都不能让我大于沧海,或小于一黍。

生命纷驰。

是什么让我流散于大地,居无定所?
 

我期待天空有雨降临。

我在这里等她回来,我爱这旷野低垂的忧伤。

我的神,将化作一滴清澈的雨,与凡间的爱情擦肩而过。

世间万物都在奔忙,都在逃离。

而这里却空无一人。

我已认不出这是哪个季节的水,已无法与你遭遇。

我内心也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河流,和时光深处的另一颗灵魂,有着多么相似的疼痛和坚韧。

今夜,我祈求,众神降临。

把所有的锋芒,都隐藏于体内。让所有的石头,都温柔的靠岸。

从明天开始,我所抵达的地方,每一处都会有美人和荡漾,温柔而入骨。

但愿我还能趴在诗集上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