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举起酒杯,和柔情一起堕入尘世

我大声的说笑,在人前倒满酒

把一本诗集,安插在夜色的底部

今夜,我将住在这里

和一九八二年的红酒,相会在葡萄架下,就着星光

我还将住进这满山遍野的颜色里

这里草木皆深,月光皎洁

而月光皎洁。我们必须袒露

必须隐隐作痛

每一滴酒都过于有禅意

我奔走其间,空有逝去年华的悲伤

烈酒和孤独还在,谁与我写一组初恋般热烈的情诗

我举起酒杯,和柔情一起堕入尘世

坐在大树下望天

坐在大树下望天,总会想象蓝色的深邃与涅槃后的归处

岁月做深呼吸时那股浓烈的味道,我熟悉

我伸向你的指尖也熟悉

明亮和昏暗,贫穷和富有,黑和白

那稀稀落落的树叶

总让人想起自己的年龄

总能在想你的时候,天空落下雨水与黄昏

从北方吹来的秋天,借着风

在我梦里的低凹处

日渐消瘦

看到落日,我才能离开这里

看到炊烟,我才可以返回家乡

我放下羽翼,眼前的心情已香气四溢

我无法拒绝阳光与露水,无法拒绝跋山涉水来爱我的人

这是腊月,迟迟不落的太阳和叶子

还有我余生里期待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