皓月当空,夜风微凉。

雅致的庭院里,一池水荷花开得正好,满枝的香气被微风带着,悠悠落落洒满了整个庭院。

临水的一间绣舍里,烛火幽明。

水云萌动间,依稀可见伊人白衣素袂临窗而立。

现代散文诗歌——青花瓷

室内,檀香冉冉。

伊人脸若桃花,长发披于背心,用一根粉红色的丝带轻轻挽住。

书桌上端放着一尊美丽的青花瓷,面前铺就一张素笺。

她低头凝神,素手挥毫,笔墨在宣纸上来回游走。

最后的一笔,却是笔锋由浓转淡,在收尾处形成了完美的隐色。

那一朵象征雍容华贵的牡丹,在她的笔下竟是如此的清秀脱俗,染不得一丝尘埃。

这,就如她当初的容妆......


鼎中的檀香已经燃了大半,寥寥烟雾一直萦绕至窗边。

她转过身来,轻轻地将轩窗推开,月光便随着清风洒进屋里。

窗外,青色的天空下,似有烟霞轻拢。

透过轩窗,伊人凭栏伫立,似一蓑烟雨,醉了千年轮回的记忆。

月光冷冷清清的照在她的脸上,那轻轻的愁苦缠绕在眉宇之间,散落了一池的孤单。


那一池碧水幽潭,水气泱泱。

他的面容,好像幽幽的出现在池中。

伊人低低的叹息,她的内心仿佛一下子空了起来。

看着刚刚画成的牡丹,看着他送自己的青花瓷。

那一笔笔的浓情,那一笔笔的牵挂。

就如青花瓷这千年的窑烧,千年的深藏。

手指间似有花瓣坠落,不经意间又忆起了那夜,那歌,那剑,那离愁,那落寞。


三月,江南。静夜。

西子湖畔。烟雨飘飞。

伊人着一袭素裳霓裙,皓肤若凝脂、冰肌似玉骨,不施粉黛的容颜却透着绝世的俏丽。

一双含情明眸如一池碧波秋水,盈盈、潋滟,清雅逼人。

她盘膝而坐,修长端雅的手指,轻挑在金色的琴弦上。

纤纤的兰花指将七弦琴轻拢慢挑,遥遥,似见。

优雅的旋律中传来淡淡的轻怨,却是道不尽的柔情。

少年枕在她的腿上,闭着眼睛,静静地聆听。

聆听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轻愁。


一曲春江花月夜。

烟水茫茫,苍野山色。

它宛如一幅山水画卷,在春天静谧的夜晚,月亮在东山升起,水舟在江面荡漾,花影在两岸轻摇。

江楼钟鼓,月上东山,风回曲水,花影层叠,水云深际。

渔歌唱晚,回澜拍岸,桡鸣远濑,诶乃归舟,夜阑人静。

那弹奏的指尖,如闺房里的流苏,若隐若现,幽香款款。

是无尽的哀愁,还是遥远的相思?

爱只醉于斯人的笑颦,忘了人间,忘了天际,苍苍茫茫,丝丝如结。

它的洁白,它的幽香,谁懂?谁惜?谁叹?

水中波,天上月。琴声奏着月色,凄美如初。


少年突然鱼跃而起,一声锐响,莫邪神剑出鞘,在黑暗里绽放出灿烂的光芒。

白色的身影随之腾起,秋水如长天落下,化作无边银河,在手中婉转腾挪,在黑夜里欢畅奔流。

时而冲天,时而落地,时而化作银衣流光,时而又散作漫天繁星,闪闪发亮。

电光石火中,他仰天一声长啸,冲天而起。

“叮!” 的一声脆响,莫邪神剑从手中飞出。

那锐利的剑锋如刺雪一般,无声无息地刺进了坚硬的岩石之中。

伊人手指一抖,一根琴弦应声而断。

她闭目而泣,有水珠,轻轻滴下,落在石上,却滴在心里。

如果分别是不可避免的,又是谁在黑暗中,低低的哭泣?


湖水清洌,荷叶葳蕤。

荷香弥漫的河畔,少年登舟远去,消失在如烟的暮色里,阵阵吹过的微风里,传来了少年朗朗的歌声: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夜色凄美寂寞,伊人独倚窗前。

细雨飘飘而落,浸湿了她的乌发,浸湿了她的相思。

对镜凝妆,镜中的红颜已是流年。

她轻轻地叹息,坐在琴前,玉指轻扬,犹如抚起一池清水,泛着涟漪;挑动银弦,犹如挑起一脉思绪,坠入烟雨。

......

......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