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 人(一)

不要列举那些霓虹、镰刀和水声

踩着高跟鞋的女人和灯下织补的女人

有一张相同的脸

正面滚着太阳金边,反面锈着铁

她们在春天把花朵落尽

在冬天剪掉翅膀

她们说,我们动物的部分很相像

喜欢美丽的羽毛和黑夜

用身体的一隅来盛水

把男人养成一尾鱼

她们从稻花里来,从诗经里来

从浓墨重彩里来

汇集在一枚落叶上沿着经络走回远古

男人的肋骨风生水起

纠缠着日月星辰

风年复一年的吹

脊柱年复一年的低,低过泥土成为泥土

她们的子嗣粘着皮屑和血液疯长

枝叶茂盛
洺雁抒情诗歌八首

另一种伤口(二)

这饥饿的锈迹,青眼疾驰

我们拥挤在锁眼里。背对时代的人

黄昏挂在门上。腐烂的秘密

隐循着坟墓,我前世的村庄

肉身一样醒来

一条旧路绾成绳索,入口紧迫

黑夜在历史的窠臼诞下风暴

胁迫文字回到洪荒

逃亡者退进伤口

被迫交出牙齿,交出时间

病床让给秋天,哑语颂成碑文

舞台让给奴才,冷眼摁进春天

受刑者爬上枝头,风的耳光响亮

他们五官松动

舌头结着一个隐秘的夜晚

夕阳低烧的表情落进胸膛

火药是黎明唯一的路径

黑暗依然没有睡去,攥紧地平线的呼吸

晨曦喷薄,被继承的火推动谜底

一代姓氏的走向寸寸为灰

我的黑骏马(三)

如果我们用上个世纪的目光行走

你会在我的身上找到尽头或是深渊

如果荆棘是带血的真相

我不会怜惜十个手指的疼痛

你是我用黑夜和汉字豢养的骏马

我们不要去迷恋远方,否定现实

不要任由信念形骸放浪

一条路的限制是多么安稳的自由

不要用果实隐藏一生的野心

不要用风去裂开它的甜和我们的头颅

不要用诗歌早早的终结一个秋天

不要对这人间失去兴趣

我的黑骏马,在这充盈的尘世

我们适度保持饥饿

滋养对春草的渴望

我在大雨之前出走(四)

听说雨季要来

你开始积攒云层和山风

我还有一些没用完的焦躁

那就给来临添一鞭紧张

隔岸的柳松开我骨头里的风

留一些愿望吧去放飞长裙上所有的蝶

仿佛放任我的逃窜

他需要我的罪行圆满功德

我们互相交换黑夜

用隐秘堆起一个个黎明

你迷恋我,一个走卒魔性的部分

请将我撕裂,用火焰对待黑暗的方式

那么多的文字相拥而来为错误正名

我只是一汪局促的水

被午夜的桃花围困

泛起的回忆堵死所有的退路

我退到刀锋,以疤痕的名义

在身体里辨认远方和风暴

赶在闪电之前离开

带走我们最后的完整

致患者(五)

她无法说出的忧悒

以鼙鼓之势,深入草木

五月的胸膛擂动

风为誓言,承诺丰饶

寂寥勾骨,雨水的肌理深入美德

哪一笔浓墨饱蘸乱世之殇

重彩在季节之外,古典

是这最后的遗笔

预言用碎片拼凑全身

结局在摧杀之前会藏好拳头

要苦就苦成美酒,醉出你的天堂

要等就让心里的镣铐

锁住春秋

直到,昨天成为遗址

直到骄傲褪尽,蝶与花朵

死于绣片,直到

你把一生的苦涩都攒成果实

为每一个秋天找到方向

遗 忘(六)

尽情的黑下去,与灯光为敌

释放自己的影子

一个名字困顿已久

被灰尘反复提醒

你的唇间铅云封锁,旧事翻滚

你描绘过的春天重返人间

这坠落的片段被雷声预设千次

河道断裂之前

我不会轻易亮出悬崖

不会让狂风提前宣布

闪电的意图

表白多余,你修辞的手法

赶制黑夜救治的药片

我是危重的楼宇

沉默是动摇

路径早已萧条

荒草退回所有的语言

小 满(七)

雨水已经成熟

春光叹老

所有的落花退到爱情深处

村庄被河流命名

阳光还有些稚嫩

但阻碍不了田野的奔跑

你前一秒进入山色

后一秒抽离现实

怀着满腔的激情

满眼的期盼

不知道有哪一粒最终走向饱满

剩下的空瘪是出世的禅

我的私心一直停留在这小满时节

无法把握的结局

是满满的幸福

谷 雨(八)

这最后的踪迹,遁入鸟鸣

告诉你它美过的痕迹

渴念自远古涉足

有锈迹出水,清欢唱老

爱凭添一枝遒劲

烟雨舒卷,农彦入史

一窗青山欲飞,檐底心生潮汐

泥土置换着雷声,而唇语隐入大地

阳光初露锋芒,影子墨迹清浅

这一笔钛白平息你曙红的惆怅

我们用泥泞告别这场盛宴

用下一场的新绿加深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