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诗歌,是因为我爱过浩瀚的星空和眼泪。

我承认遇见你时,我独自在田野里已经走了很久,久的像身边的河流,更像虚掷的时光。

我不善言谈,不知道如何通过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我对现实中的热闹很少感兴趣,我习惯避开虚荣的繁华。

周围的快乐治愈不了我的忧伤,我总觉得孤独,无法寄托今生流水一样的寂寞。我离自己的心越近,离这个世界越远。

诗歌其实是我的另一种语言,另一个眼神,她替我说出很多我平常拙于表达的情感。这些思想,更像隐藏在我内心的另一个自己,是我平常也无法捕捉或者靠近的世界。

我常常独自一个人去河边或者草地,静静感受岁月的流逝,和时间里每一点细微的变化。任凭天空和声音落在远处。

身边的青草、树木与花朵静默,她们是否聆听、俯视或不安, 我不得而知。

散文诗——《我的喜悦和忧郁来自冰雪中燃起的细微火焰》

因为诗歌,我更加宽容,更加隐秘。我愿意独自去寻找,寻找与宿命有关的爱情和神谕。

我在虚构中写下的忧伤、快乐、刹那或者永恒,都不属于我。在静静的梦乡安顿下来的,是我柔软或坚韧的情怀。

我从没写出一首感动自己的诗,每一次绽放,都面临着凋零。我觉得文字没有清楚表达出我的感受。她压根就没有治愈我的苦难,反而让我的心变得更加麻木,更加难以承受。

幸运的是,我总是被包容,总是能看到你的光和爱,还有善良的果实。

我感觉自己是从天空之外抛下来的一粒种子,需低到尘埃里,才能开出花来。
 

从逐渐转凉的秋季开始,我就有了朴素的想法。

我要回到姓氏的源头,和诗歌一直向往的地方。

这种美好的愿望,与我出生地有关,与我的性格有关。

我在自己的舞台,在每一个日夜里,都深深地爱着自己和自己之外的一切。

我常常因为诗歌中一些细致的描述而感动,而泪流满面。

我的喜悦和忧郁来自文字柔和的色彩,来自冰雪中燃起的细微火焰,以及不断在月光下掏洗的心情。
 

我获得快乐的方式简单而直接,这些就像暗夜里的光,以爱的名义,同时抵达了最靠近神的地方,抵达了我喜欢的阳光、土地、种子和水,喜欢的花草和诗意的生命。

我愿意召集所有的声音来到我诗歌的空城,鸟鸣,蝉鸣,风声,雨声,还有光跌落在草木上的声音。

我的心来自星辰。我喜欢把自己的快乐和忧伤与她们分享。

我相信,我是因为爱而存在的。比如缠绵与交织,遐思与弥漫。

此刻,世界如此宁静。我尽量放松脚步,回到自己的位置,却依然满怀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