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又一次走进天宁寺,我不拜佛,不参禅,只想在这里静默地打坐。

天色已晚,我点燃一盏灯,选择更靠近夜晚的地方席地而坐。

我要贴近今晚的鸟鸣,熟睡的花朵,我要把坚强的事物停留在柔软的时间,而对于更加柔软的,我想变得安详而宁静。

夜晚,又一次走进天宁寺

在月光降临的慈悲中,只有灵魂干净,才能更靠近佛。

我知道岁月锋利、疼痛,身负悲悯,但我无处安放,任凭时光荏苒。

我抬头,看见夜空里那些低垂的星辰,正把前世与来生看穿。它们将坠落在荒野,一边盛满玫瑰的芬芳,一边忧伤的落泪。

无人能够隐逸。
 

夜晚,又一次走进天宁寺,我不拜佛,不参禅,我只是在这里静静地打坐。

在万物面前,我必须简单,只拥有草木和清风。

在佛面前,我要回到家园。有多少黑暗就有多少孤独,有多少孤独就有多少永恒。

岁月已经收起锋芒,万物适得其所。

我只想里里外外,干干净净,活在喧嚣的尘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