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目芳草,绿意荫荫。不敢去郊外,担心被绿色留住归家的脚步。立夏后,世界变得愈加葱茏。心间的坪上,欢喜与忧愁开出一簇簇合欢。

夏趋胜时,我开始寻幽。是窗外的阳光过于炙热,还是被繁杂的尘事缠绕久了,我渴望着让自己静寂下来。诗人说:“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消失了一样......”

我被一些忧郁而沉静的事物吸引,时常放逐灵魂在无边的草原上行走,晚霞铺满天空时,夕阳里有自己的影子。孤独而认真地行走,以一种与孤绝与高傲的身姿。

诗歌从来都是生存于生活之上,庸常的生活才是我们的日常。我是矛盾的,时常需要把这种矛盾调和。

经典散文:胜日寻芳

趁着五一假期,有人寻了深山小居。从大山深处发来的上,野花遍野。看似静寂,终归来说心里还是眷恋着红尘,否则也不会有图发来。

一个人的孤寂,是在喧嚣的城市中心,也能享受静谧的乐趣。一个人的热闹,尽管是归避深山老林,依旧是内心喧嚣。外界环境与内在的秘境,发生不了多大的关联。

我在寻常的日子里,坐在清凉如水的夜晚,看一朵黄瓜开花。它那么安静地长在我的花箱里,日日看着我的生活,从不言语,只是陪伴。

情感中什么最重要,是陪伴。我在朋友圈里布满母亲节的消息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会在午后四五点的光景,安静地坐在炉火旁,为她的孩子煲汤。

炉火是慢的,母亲是安静的。她心中的花朵,正一点点开在泥土烧制成的粗糙砂锅里。我看见了她那份寂静的美,终生难忘。

我能在热闹闹的人间,安静地坐着,认真地去看植物吐绿,源于母亲的渗透。记忆中母亲从来都不慌张,极少大声训斥,一直从容。每次回家,都能闻到家里充满着温情的味道,在静静地流动。

胜日寻芳,寻的是内心的芬芳。日子照样在车水马龙中循环往复,内心的风景已走过了一季又一季。某一日突然就发现自己,再无怨恨之心,无论他人如何待我。

我知道自己对生活的宽恕,是因为内心的芬芳散发出的温柔。在我突然醒悟时,我的内心如此平静。心灵的草原上,白云为伴,清风作曲,花草为友,大地上的万物都与我为邻。

时序在夏天中行进,寻幽之心愈盛。开始精简一些东西,由外及内。让自己过得简单,简单,再简单。我开始温柔地看枝条在风中摇动,白云慢悠悠地飘过。眼前的事物,一件一件完成,少了浮躁。

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写下:“我坐在那里,在森林里,等待着;我的画已经杀青。身后是我的马,我正在眺望着什么......眺望你无法看到的东西。”

“眺望你无法看到的东西”,是心中的芳草地上,盛开的合欢;是密林丛中,荆棘上布满的小花;是母亲寂静的爱中,盛大而热烈地绽放;是你我相遇时,电光火石的惊艳回眸。

我的心趋向温柔,有些东西在别人无法看见的地方升起。五月的母亲节,正被人们如火如荼地涂抹着,而我们需要的是回家去看看母亲,或者写一封信给她。

五月的黄瓜开出明黄的花朵,它把一根根细细的藤蔓,稳定地缠绕在花架上。为了它的一朵花开,黄瓜秧用力甩出藤蔓攀爬。

这让我想起了全天下的女性,“为母则刚”,为了自己的下一代付出了毕生的精力。她们有权利享受着来自母亲节最盛大的问候与祝福。

我不再渴求远方,而是扎根于生活最基层的地方。所有的浪漫,都比不上寂静的岁月中,爱的流淌。爱着,就是一切。

因此,我于热闹的都市中,过着一份简寂的日月。心上的欢喜与忧愁,开出一簇簇合欢花,它们是我在盛夏寻觅的芬芳。

所谓芬芳,是来自心灵深处爱的滋生。因此,我看见最朴素的黄瓜花,犹过牡丹之艳丽。我在寂静的光阴里,弹奏着自己的钢琴曲,它自然而流畅。

我在热情的五月,留给自己一片清幽的芳草地,古老而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