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醒来,感觉有点闷,便打开窗户,去呼吸夜的气息。

不知不觉间,寒冬早已离去,暖春也在后知后觉中溜走,骄阳悄然而至,又到了开窗才能入睡的季节。

钱钟书先生说:“窗可以算是房屋的眼睛。”我觉得,窗不只是眼睛,还是灵魂。试想若是坐在一间没有窗的屋子里,即使开着电扇空调,心里的烦闷与不安亦是无处安放。

短篇散文:窗

睁开眼、打开窗,可尽情感受春的朝气蓬勃、夏的热情似火、秋的凉风习习、冬的银装素裹,世间一切美好尽收眼底。

透过教室的窗,可以看到在操场上奔跑的笑脸,一排排随风轻摇的树,一颗大树上的鸟窝,两三只刚出生的小鸟正在叽叽喳喳的聊天,那时的孩子们总是向往着窗外的时光。

透过卧室的窗,看着静谧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一眨眼就消失在天边,那不正是我向往的自由自在的时光。

穿过办公室的窗,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穿梭的人群,或匆匆忙忙、或闲庭阔步,皆是为理想奔波。

窗不只是房屋的灵魂,亦是心灵的归处。走在漆黑的回家路上,到处充满着不安和未知的恐惧,透过窗洒下的点点微光,你会知道,家就在前方,让你瞬间找到了方向、找到了归属。

房屋有窗,人心也有窗。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透过一双双美眸,可观尽人间百态,或美好、或真诚、或复杂、或遗憾……